开启左侧

浮世求存录 第一至二章

[复制链接]

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

yanlaoban1 发表于 2021-5-9 21:5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浮世求存录 第一至二章
第一章

客厅的电视放着新闻联播,并不是安柠有多关注新闻时事,而是平时放电视剧电影的频道全在转播新闻…………
“这简直………丧心病狂…”
安柠打开旁边的平板,一亮屏就是新闻推送。
这算哪门子新闻啊……七八年前的陈年老梗了还天天上新闻,还转播。
某国核废水处理不当,全部排入太平洋云云……
读初高中的时候媒体新闻就在播了,这话题热度持久力都快赶上西游记内幕了。
刚听说时安柠可还被吓了一跳,毕竟她家沿海而居,海水被污染她家这边肯定遭殃。
可事实确是,全世界都在说这事儿,但真正发生的也不过就是某某海域发现变异海洋生物,某某渔民因遭受辐射过多拇指无故断开,医学界至今未研究出是何病理之类的小热点。
雷声大雨点小,至少核废水对她的影响仅限于新闻、爆料轰炸。她也就当看看新奇实物,也懒得屏蔽。
谁让她就喜欢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呢。
安柠随手点开一条比较好奇的标题“震惊!!!某女青年误食辐射超标海产,身体竟………”
结果里面的内容确是:“某国倾倒核废水真是太没人性了,今天小编就来带大家看看某国倾倒核废水…………………”
安柠顶着一脸的问号,手指一划略过小编几千字的废话翻到了图片。
图中一名与她年龄相仿的女子正穿着一条水蓝色裙子,手捂着被打了几层厚厚马赛克的脸拘谨的坐在床上,而镜头的焦点则聚集在她的脚部。
她的膝盖下方泛着一圈圈紫色,再往下渐渐转变为较为暗沉的蓝色,仔细一看,竟然还有些反光,这光泽和纹理是……………鱼鳞????
安柠的兴趣一下子被勾起来了,她马上将模糊的图片放大,希望看的更清楚一点。
不过推送热点的网图什么样……想必每个人都有体会过……模糊的图放大了也就清楚了一点点,该糊的还是糊的。
安柠下载图片,去百度上以图搜图,三下五除二找到一张相似度为百分之九十八的无码高清网图。
放大一看,还真是一块块指甲盖大小的鳞片,除此之外,女孩的脚趾缝竟然被一层透明薄膜给糊住了,脚趾似乎变长了许多,乍一看竟然还有几分另类的美感……
安柠忽然有个奇怪的想法开始蔓延:“……如果………我也去吃有辐射的海鲜………… … … …八成会像生物书上那样脚底流脓手上生疮吧………靠!!才不要!!!!”
摇摇头将可怕的想法甩出脑袋,安柠继续刷着热点度过漫长的新闻联播……
我要看动画片啊啊!!!!!
没错,动画片,卡通频道和少儿频道也在转播新闻。
别问我为什么二十几岁的人为什么还看动画片,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玩意儿叫动漫……
点开另外一条热点“震惊!专家竟在内陆鸟类粪便中发现大量放射性物质……”“…………”
又是辐射………
再瞅瞅新闻:“我国继续,并将长期持续谴责某国倾倒核废水的行为………”
完了完了,这日子没法过了,都谴责七年了,还有完没完了,一个核废水新闻霸占了电视,电脑,平板,手机等一切通讯工具七年热点,这新闻是没东西播了是吗????
整天嚷嚷着海水不干净,好像整个世界都充满了辐射,安柠推开阳台的磨砂玻璃门,远处的沙滩依旧空无一人,海面安静地吓人…………
安柠十分怀疑网上那些辐射事件的真实性,什么无故断肢,腿长鳞片之类的,压根就跟以前在科普上看到的辐射症状对不上号。
尽管网络上各种专家说的天花乱坠,辐射、变异之类的事件真实存在之类的。反正她从没亲眼见过什么变异、辐射。
安柠打开最后的净土————朋友圈,试图刷出点有意思的东西。
大学室友贺小白发的说说:今天去海边抓到一只水母[图片][图片][图片]哈哈,好可爱啊!
安柠点了个赞就划开了,毕竟那个傻丫头已经不是第一次搞小动物养了,估计在等两三天她就会再发一条:“5555555,我的水母宝宝竟然死了[图片][图片]啊啊啊啊………小水母好可怜啊……”
接着下滑,是舍长李绘发的转载文章:《浅谈海洋有害辐射治理方案》
安柠:“………………”
瞧瞧,这是一个女孩子应该发的朋友圈吗?果断无视
。然后下面又是贺小白的说说:“呜啊啊!!!小甜甜死了,为什么你们都要离开我啊[图片][图片]”
安柠点开图片,加载出来,看到了那只名叫小甜甜的麻雀,旁边是哭地叽里呱啦的贺小白……
默默地点开评论,发了一串省略号……,不知道发什么,打省略号就对了。
遇上贺小白,算你们倒霉,安息吧,你的继任者水母-未命名,已经上岗了,菩萨保佑,祝那只水母活的长一点。
说说回复下面全是一排排整齐的省略号和蜡烛。
下面一条,室友狄妮发的海鲜跳楼大减价的链接
安柠不禁揉了揉太阳穴,看看这朋友圈,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还是出门散散心,瞅瞅海洋广场那边的演唱会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反正有买洗衣粉送的门票,去了说不定还能混个什么签名拿去卖钱。
什么?这么珍贵的偶像签名怎么能拿去买?
靠,正经人谁追星啊ヾ(´∇`)ノ
咱连那个什么明星的名字都不知道好吧。
反正跟着粉丝团上去挤挤就有可能白嫖一张甚至几张价值几百的签名,不要白不要。
想着,安柠已经换好了一套蓝紫色冲锋衣和三个不同款式的小本本,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外面天色有点暗沉,太阳在黑云后面若隐若现,安柠直接摔门而出,价值一千二的多功能冲锋衣,无所畏惧!
然而,安柠还是低估了这场演唱会的分量………这离晚上八点开场还差两三个小时,这两条街外面的超市天台都坐满了人……一排排望远镜和无人机等等一系列设备像是打仗一样齐齐对准会场。
安柠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忽然感觉这个世界分外寒冷……还是回家想想晚上吃什么算了,这人山人海的,万一挤出和好歹来就不划算了。刚转身,看到了迎面走来的贺小白………
“小白?你怎么在这儿?”安柠瞅了眼贺小白这一身摄影装备。
“当然是来看演唱会的啦~我把我爸一万多的摄像机都带过来了,是那个什么索妮牌子的哦,据说隔着几十米都能把爱豆的头发丝拍出来呢。”贺小白从口袋拉出一张银色小卡片,貌似也是超市买东西送的。“而且,我可是一百名白银幸运星之一哦,可以凭证直接坐到第四排!”
“白银??”安柠取出自己黄色的小卡片。“那我这个是黄铜的?”
贺小白忽然瞪大眼睛,双手死命地抓着贺小白拿票的那只手,“啊啊啊!!!!!黄金入场券!!!!”
“哎!撒开,撒开!你手怎么湿哒哒滑腻腻的,别搞到我手上了啊!”安柠非常嫌弃地甩开贺小白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手腕。
“这不是重点啊,黄金入场券!!!仅限3张!!能上台和爱豆互动啊!!!!”贺小白激动的满脸通红,眼中此刻完全被黄金入场券占据了全部视野。
“哎,姑奶奶我有黄金入场券,就不去,哎~就是玩儿~”安柠随手就把入场券塞到了贺小白那快要发育到B+的胸口。“哎,你这粘我手上的是个什么东西啊,怎么擦掉了又从我手腕冒出了来了。”
“这…黄…黄………金……!!!!”贺小白结结巴巴地从胸口拉出入场券,手止不住地颤抖。“哎,问你话呢,安柠抓着她肩膀晃了两下,这才把她拉回现实。”
“哦,这个是我刚才抓水母不小心沾到的,擦掉了皮肤竟然会自己冒出来这东西,好奇怪啊。”贺小白向安柠显示了她被一层透明粘液包裹的手。
“你在朋友圈上发的那个?”
“嗯,对!很可爱吧,我准备把它养到西瓜辣么大!”贺小白张开双手比划了一个非常大的夸张手势。
“………”安柠一脸迷惑地看着手上越来越多的可疑粘液,道:“你没注意到这东西一下子就改变了肤质了吗?而且好像还会传染!!?”
贺小白撸起袖子,看着逐渐蔓延到上臂的粘液,愣愣地道:“没这么严重吧,回去用沐浴露洗洗应该就没事了啊。一个小水母而已,能有多严重。”
“嗯……也对,那我先回去洗洗了,祝你和你的爱豆有个美好的邂逅。”安柠摆摆手,学着电影里的小鲜肉给贺小白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好飒啊安安!爱死你了!!!!等看完演唱会我要贴贴!!!”贺小白拿着黄金入场券激动的喘不过气来。
…………………………………………………………………
回到家,安柠,脱下冲锋衣,想洗手来着,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因为熬夜看海贼王没有洗澡,索性倒了些泡泡浴盐然后放水,一层一层的泡泡随着水位上升,安柠脱掉衣服舒舒服服地躺了进去。
“欧嚯~舒坦,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 ´▽` )~”
挤了点沐浴露,擦到裹着粘液的手腕上。忽然一股火辣辣地感觉充上脑袋,吓地安柠赶紧用水冲掉,手上涂了沐浴露的那一块红红地,粘液忽然变稀了很多飞快地滴落,然后手上又源源不断的分泌出新的粘液,安柠这才闻到粘液还散出一股子清香。
过了一小会儿,手上火辣辣地感觉这才消退,粘液也恢复到以前黏糊糊近似于胶体的状态。缓过神来,安柠才发觉,就这一会儿,粘液混合着水贱的到处都是,浴缸里也变得非常浓稠,自己浑身上下都开始分泌这种滑溜溜的粘液。
卧槽………………
安柠试着碰了下之前滴落在浴缸边的沐浴露。
“嘶!!!!!!疼……!!!”
还是那股火辣辣地痛感,不是很强,大概也就伤口被东西擦了一下的程度。
安柠洗干净手,想站起来才发现这粘液不是一般的滑。
根本爬不起来。
安柠双手双脚撑着浴缸底部,勉强维持平衡,蹲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站起,双手拽住了旁边的水管,这才跨出了浴缸。
啪叽!
又一个打滑,安柠一屁股坐在地上,从浴缸这头滑到了门口,肩膀撞到门上,发出碰的一声。
真的有这么丝滑么……?
单手推了下墙壁,呲溜一下又滑到浴室那边…………
大约半小时后,安柠终于顺利站起来并用几乎失去了摩擦力的手打开了浴室门。
离开浴室,摔了几次疼的眼泪都冒出来的安柠非常从心地立刻蹲下坐好,瞄准了一下鞋柜的位置,走你!
想象中的丝滑只持续到一米多,薄薄的一层粘液涂在干燥的地板上马上就消耗殆尽,白嫩嫩的屁股失去润滑的粘液擦在地板上发出滋——————地一声,缓了两三秒,粘液又重新分泌出来…………
闹呢!????
个连滚带爬地挪到鞋柜,终于拿到了鞋子………
安柠穿着带系带的凉鞋回到浴室,仔仔细细地把身上粘到的灰冲掉,这才擦擦水披上了浴袍,“额……还是湿哒哒黏糊糊地………”
拿手机打贺小白电话没人接,安柠也管不了这么多了,重新找了一身内衣和一件连衣裙,准备出门。
这粘液可太烦了。
才刚走两步,连衣裙就黏在了身上,怪难受的………
无奈只好脱掉连衣裙,换了一双厚一点的丝袜,穿上带拉链的高跟靴,套上保暖有耐造的冲锋衣往医院去了。
真到着急的时候一双平底鞋都找不到,可太艹了。
回头逛街就买亿双回来。
第二章

傍晚的医院已经亮起了成片的灯火,安柠站在挂号队伍的末尾,潮湿的脚丫被袜子包裹着在靴子里不安的扭动着,怪难受的。
站在她前面的阿姨带着一个小女孩儿,也是有些焦急的左顾右盼。
“下一个,249号”一个比较麻木的大姐姐的声音叫着号码。
前面的大姐好忙把女孩抱起来,挽起她的袖子焦急地道,“医生麻烦你赶紧帮我女儿看看,她忽然就长出了这些东西,这是不是感染啊,有没有生命危险,只要能治好,多少钱我都去凑。!!”
安柠好奇的凑上去看,密密麻麻的青鳞包裹了女孩儿的整个手背与小臂,手肘往上被衣服遮住看不见,手指之间相长出了类似海洋生物的透明肉膜,表面上反射着天花板上的灯光,貌似也裹着一层粘液。
医生仍然时分麻木地开着单子,按流程办事。
“拿着单子去旁边新建的那栋楼,找辐射变异科的王大夫。”
“下一个,250号。”
安柠:“……………………”
我觉得你在侮辱我,但我没证据……………
安柠也撸起袖子,映着灯光展示晶莹的粘液,“这个粘液,我全身都有,很滑,擦掉了还会自己冒出来。”
“海洋生物?”挂号医生平静地道。
“水母。”
“拿着单子去旁边新建的那栋楼,找辐射变异科的王大夫。”
安柠接过单子,狐疑地看着她,“你这句话不会是作者从上面复制粘贴下来的吧?”
医生面无表情地道,“不是,他重新打的。”
安柠:“……………”
手指上的水分飞快侵染到了纸上,安柠赶忙把手缩进衣袖,隔着衣服的一层防水布捏着单子,按照大厅的平面图去了辐射变异科。
等到了地方,安柠才发现,新建的这栋楼,就tm是辐射变异科…………
硕大的石碑矗立在前面的草坪中间,上书辐射变异科五字。
安柠走进大厅,盯着接近一米厚的外墙和接近三十厘米厚的大闸门看了许久,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十几名荷枪实弹的武警守在墙壁两侧,中间十几名奇奇怪怪的人正在排队。之前的那对母女正排在队伍末尾
安柠战战兢兢地走到母女身后排队,感觉喉咙有点异样。她刚刚好像把混着粘液的口水咽了下去………
想到这,安柠才猛然发现,粘液已经蔓延到了嘴唇………
不,准确的说已经顺着她咽下的口水蔓延到了胃部。
心中忽然升起不祥的预感,催促着她赶紧寻找解决的办法。
可是来这里排队的貌似每个人都很急……
正想着,前面忽然传来噗呲地一声响。
啪!
又是什么软乎乎的东西沾着液体掉在地上的声音。
一连串惊呼让前面的人骚乱起来。
两侧的武警闻声而动,将众人与声音的源头隔开。
安柠抓准机会,趁众人一团乱的空档凑到了窗口旁边,前面那个正在跟医生交流的人接过医生递过去的一个袋子立刻焦急地离开,似乎很急的样子。
王医生随手扯过安柠的单子,问道:“除了身体分泌粘液还有没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
安柠伸出包裹着粘液的手让王医生观察,道:“粘液很滑算不算不舒服?”
王医生微微打量了安柠同样覆盖粘液的脸,怜悯地道:“粘液感染到口腔了?”语气十分笃定,压根就不像是在询问。
“你很辛运,你这种情况很常见,我们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应对方案,这种感染并不会造成生命危险,只不过你往后的日子恐怕不好过了。”
王医生写了张字条吩咐他旁边的助手几句,对安柠说:“你身上的这些粘液属于海洋生物体液感染,大多数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但目前还没有治疗恢复的方法,所以只能进行严密隔离。”说完,旁边的助手带着两名穿着黑色作战服的持枪武警围住了安柠。
这种传染性极强的东西有关部门自然不会放任不管。
一名武警拿着证件和拘捕许可冲着安柠道:“出于安全考虑,我们需要对你进行必要的隔离或辅助设备佩戴,方便帮助你恢复自主生活能力,一切费用将由国家支付,还请您配合。”
安柠眼见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她,身体只能做出一个点头的动作………………
跟着王医生的助手,安柠走进了一个全是玻璃墙壁的房间,玻璃地板下面是柔和的白色灯板,灯光照射再加特种玻璃,可以清晰的看到滴在玻璃上的粘液反射出七彩的光,不到两秒,一个扫地机器人窜了过来,就一下子的功夫,地板上的粘液就被清洁的一干二净。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王大夫的助手陈瞳,你可以叫我陈姐或者阿陈。”又是一个大姐姐的声音,陈姐拉开防护服的头套,算是给安柠认识一下。
“你吞下了粘液,必须佩戴一些必要的设备,否则你就会像那边的小孩一样。”陈姐指向一个玻璃隔间的小女孩。
小女孩混着一层厚厚的像果冻一样的粘液,被粘液浸透的裙子里面不断的流出透明的粘液,小女孩儿脸上的粘液扭曲了光线,以至于安柠都看不见她的表情。
安柠:“!!!!……我也会这样吗…………”
陈姐拉起头套,语气有些无所谓地道,:“她是因为年纪太小,根本穿戴不上已有的器械,后勤部已经加班加点地在赶工了。粘液感染只要改造一下气管就不会有生命危险。至于你的话,我们这里还有几件你这个身形的型号,所以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安柠跟随着一行人来到一个大号的陈列室
“把衣服脱了。”
安柠有些懵,“脱………脱衣服???为什么要脱衣服啊???”
“不脱怎么穿戴设备?”陈姐依旧是那一副无所谓的语气,“不穿更好,老老实实在隔离室呆着,还能省下一套设备。”
安柠回想了一下下面不断流出粘液的自己………
“穿!!!我脱………”
陈姐嘴角忽然翘起,有些意味深长地说:“你可先看好了有哪些设备哦,国家为了减轻设备生产压力在这方面下了不少功夫呢~”
“哈???减轻生产压力?”安柠转眼看向后面的陈列架,一排排疑似情趣用品的可疑道具让安柠瞪大了眼睛。
“后勤部为了防止那些不是很需要的人拿走设备可是下了不少功夫呢,毕竟白吃白拿可是我们这个民族共有的弊病,不强迫你,可以不穿哦。”陈姐戏谑地看着安柠做心理斗争。
“快点选哦,等下还要给你安装人工呼吸道替代气管,拖久了你可能会有窒息的危险哦~”
安柠拿不定主意,问道:“不穿这些我还能回去吗?”
“那肯定不行,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的话我劝你还是别穿了,毕竟有用的东西要留给需要的人,很多人离不开自己的工作岗位,他们不能脱离社会,非常需要这些设备,咱们能省一套是一套。”
陈姐语重心长地劝说:“而且,你一个才刚成年的小姑娘,想必也承受不住这些东西的摧残,还是等下我给你安排一个隔间,耐心等待国家研制出解药来的稳妥。”
“可是……”安柠还是犹豫不决,毕竟她还没做好与世隔绝的准备。
直到身上的粘液从薄薄一层变厚了些许,鼻腔和口腔开始感觉到明显的异物感。
“我穿!我不能一直待在这里。”
陈姐闻言叹了口气,来到一个有着人型凹槽的台子前,道:“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衣服脱掉,躺上去。”
安柠脱掉冲锋衣,爬上台子才脱下高跟靴,身体自然而然地滑进人型凹槽。
可以轻易的感觉到,凹槽由特殊的硅胶制成躺在里面很舒服,软软的。
陈姐按下一个按钮,一股吸力拉扯住安柠的身体,将安柠牢牢固定在台上。
安柠试着抬了下手,发现根本无法抵抗吸住她的负压。
“放松,闭嘴慢慢呼吸”
陈姐操纵着手术台下面的针头给她注射麻醉剂,稍微等了几分钟,陈姐见安柠上半身已经麻地快翻白眼了,抄起手术刀就在她脖子一左一右上开了两道口子直通气管,机械臂在旁不断喷射着止血喷雾,陈姐取出两根带着金属头的软管深入气管,通过X光调整方向一左一右将金属头卡到两根主支气管,金属头微微膨胀,彻底封死气管。
陈姐拿起两个仿生接头套上软管,再套上金属外壳卡到脖子上两个伤口处,将软管调整至合适长度,然后拧紧丝扣卡住软管。
用手术刀剔除多余软管,再给里面塞入五个滤芯,一个标准的人造气管大功告成。机械臂在伤口附近滋了些愈合剂作为收尾
皮肉快速贴合仿生材料,将两个微微反射着银光的金属接口稳稳当当地固定在安柠脖子两侧。
没错,这还只是接口,五个滤芯只是为了防止异物进入肺部,真正的过滤网需要等全套装备穿戴好才能装上,不然随时都有可能被脖子上流下来的粘液呛死。
陈姐将一个临时呼吸辅助器接到安柠的接口上,然后等待她脖子上的伤口彻底愈合。
整整四个小时,陈姐和一众助手守在旁边紧紧盯着仪器的显示画面。
直到安柠睁开眼睛。
手术台的吸附已经关闭,安柠噗呲一声拔出被硅胶吸住的手臂,夸张地挥舞了几下,看来还有些嘛。
刚想伸手摸摸脖子上多出的两坨异物,却被陈姐打开。
“满手的粘液,别乱摸,难清理。”然后非常贴心地找来一面照镜子递给安柠。


   

“气管已经装好了,你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等下装上便携式呼吸器就彻底完事了。最后问一句,你真的要拿走一套设备吗?”
安柠闻言抿着嘴,含着一口粘液默默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好吧,那我就帮你装上,你可别后悔。”陈姐深深吸了一口气,吩咐助手把东西拿过来。陈姐拿开安柠手里的镜子,让她起来。安柠看着自己脖子上延伸出去的两根筷子粗细的软管一直连接到陈姐手上的小盒子里。
听从吩咐起身跟着陈姐来到一个舱室里面,陈姐打开旁边的仪器,一股震动感凭空产生,身上的粘液快速滑落。陈姐拿起助手递过来的一件疑似黑色连体丝袜的东西递给安柠。“诺,穿上。”
安柠摊开这件衣服,不但裆部有两个小洞竟然连手指脚趾都分的那么清楚………
怀着十分怪异的心情穿上。感觉下体两个洞洞凉飕飕的。
神奇的是身上的这一身“丝袜”竟然没有让粘液渗出来
刚想着,陈姐就带上了一副乳胶手套,让安柠站好别动,安柠看看旁边摆了一桌子的长枪短棍不禁咽了口口水…………她可以明显地感觉到,陈姐拿着一根冰凉的东西想要往自己下面捅,由于自身一直在分泌粘液,润滑液都不用涂。陈姐拿着一根三十几厘米上面分布着很多孔洞的中空棒子,就要往安柠下面捅,安柠想躲,却被陈姐拉住导尿管,突如其来的胀痛令安柠无处可躲,那么长的棒子直接一捅到底,安柠感觉肚子像是被贯穿了一样,突如其来的疼痛令她身子不由自主地弓了起来,双腿软软地起不到任何支撑作用,直接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哟~被插懵了?受不了可以不戴这些东西哦。”陈姐一直在给安柠打着退堂鼓安柠却置若罔闻,只是颤颤巍巍地重新站起来,道:“继续吧,我还能坚持。”“你这是何必呢,隔离又不是剥夺你的自由,穿上这些东西你才会真的深陷泥沼,你怎么就不明白呢。”陈姐接过助手递来的水管,插进安柠的肛门,微微推了下旋钮,一股温热的水流在直肠内翻涌,然后吸出。反复几次后,将肛门附近清洗干净,再涂上生物胶,陈姐将另一个由很多零件组成的金属管子插了进去,管口紧贴肛门,等几分钟确认彻底干透之后按了下放在旁边盘子里的按钮,金属管立即翻出六块金属片封闭了她的肛门。
将金属管的边缘与“丝袜”预留的边缘仔细粘合,进而转到前面阴部,用生物胶直接将前面预留的“丝袜”开口沿着阴部边缘粘合。接着,陈姐将一根软管插进尿道,捏住开口往里一推,安柠就感觉小肚子那块有什么东西卡住了。陈姐小心地将尿道管和另一根连着棒子的软管放好。
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3

可爱母狗 发表于 2021-5-10 00: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优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David2503 发表于 2021-5-10 00: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家伙,紧跟时事。
蛮新奇有趣的,脑洞大开的作者真的了不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mouse905 发表于 2021-5-10 00:38:17 | 显示全部楼层
贴 合 时 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miao7337062 发表于 2021-5-10 00:46:55 | 显示全部楼层
结合时事,233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failtodeath 发表于 2021-5-10 01:4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甚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oming 发表于 2021-5-10 01: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下半段不见了……
下回一起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酱油小白 发表于 2021-5-10 01:5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特别精彩,期待作者尽快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chengyi58 发表于 2021-5-10 01:54:55 | 显示全部楼层
紧 跟 时 事
长文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天涯孤影 发表于 2021-5-10 02:5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厉害了,紧跟时事,牛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0关注

2粉丝

555帖子

发布主题

视频排行榜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
关闭

重要通知上一条 /1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SM调教圈论坛 节点 - [SSL -02]

请遵守本网站服务条款并根据您所在国家的法律法规进行浏览!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SM调教圈论坛 版权所有
条款及声明 TOS and Policy 18 U.S.C. 2257 Statement